遗址修复切勿“急不可待”

2018-04-13 09:04:04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杨 仑

有口皆评

近年来,各地对遗址、文物的修复投入了很大热情。比如近日,重庆市公布将对巴县衙门遗址进行修缮。修复后,巴县衙门将作为老鼓楼衙署遗址公园的一部分与市民及游客见面。

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它既能恢复一批历史遗存,让文物保护意识逐渐深入人心,又能满足人们的精神生活需求,唤醒对祖国、传统文化的热爱。

然而,在对遗址、古迹的修复过程中,却出现了令人痛心疾首的现象——对文物的破坏性“修复”。杭州秋水山庄门脸被刷成了“土豪金”、凤阳明代古城修复时用电钻暴力拆解、绥中小河口长城被水泥磨平……

是工期紧、景区急于营业吗?是技术不足以支撑文物修复,但行政命令急于星火吗?还是管理混乱、急于赶工期?究其原因,一来修复者对历史、文物缺乏敬畏之心,施工过程缺乏约束和监督;二来便是一个“急”字。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历史遗迹、遗存一旦被破坏,就难以复原。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在经济发展方面,它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但在文物修复上不是。遗址、古迹需要大量的调研工作,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以《赵成金藏》为例,前后修复的过程长达16年;河北北岳庙壁画修复工程从2009年开始研究详细方案,修复团队甚至在当地建立了小型的环境监测系统,多年艰苦、耐心的修复工作,才赢得了2017年全国优秀文物修复工程的荣誉。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旦急于求成,哪怕是专业人士也会铸成大错。比如已经矗立了一千多年的著名遗迹沧州铁狮子,在经历了5次正规、专业人士参与的大规模修复后,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以至于只能依靠“拐杖”才能勉强维持站立。

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修复文物,应该秉承着敬畏之心。遗迹、文物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的守护者,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将文物完整无缺地传给下一代。

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和舆论的正面引导。过去,文物属地管理的特性决定了修复者不一定是业内顶尖人士,而修复的过程往往较为封闭,社会大众难以参与其中。可喜的是,近年来主管部门设立了优秀文物修复工程的奖项,《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系列影视节目,也对遗址、文物修复工作起到了正面的引导。

正如习总书记所言,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保护遗迹、文物正是要传递其文化精髓,这是历史的责任,“急”不得!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符雪苑
专题 更多>>
国内 更多>>

科技赋能 媒体融合加速跑

在近日举办的第27届中国国际广播电视信息网络展览会上,各类高科技云集,来自中国、美国、日本等国内外近10...

从“发现”到“共想” 2...

3月22日,位于海淀区清华东路的中关村学院(东王庄校区)嘉宾云集,相识相知于2018年首届学院路城事设计节的...

粉垄技术最新研究成果在...

日前,中国科学院农业资源研究中心翟立超、张正斌和广西农业科学院韦本辉完成的粉垄技术研究成果《通过优化...

科报集萃 更多>>

约十亿只蝴蝶经以色列向...

成群来自沙特和波斯湾的小苎麻赤蛱蝶与以色列出生的结队继续北飞,经塞浦路斯、土耳其到欧洲寻找食物。据悉...

学成回国,青年海归学者...

三四月,又是一年招聘季。最近,忙着找工作的,不止有应届生和准备跳槽的职场人,还有分布在海外各大高校的...

人体菌群多样性与疾病关...

中科院昆明动物所计算生物与医学生态学课题组近日在《自然》旗下的The ISME Journal发文,揭示人类肠道菌群...

迎冬奥打造冰雪竞赛体系...

在迎接冬奥的道路上,北京海淀区将在2018年海淀区青少年冬季项目系列锦标赛的基础上,举办2019年系列锦标赛...